Wednesday.

我可是马猴烧酒呐!(突然疯狂

我fei来了…忽然发现之前写的文还没完…这几天就加紧填完坑…然后开新坑…妈耶我个新人连群都没有加哪里来的勇气🤔

【安雷】你好,我的骑士先生(2)

★依旧超级雷
★小学生文笔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BUG请私信或评论告诉我,务必不要留情,尽情找BUG吧米娜桑!
那么,黑喂狗?

  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对这所“全国一流高中”有什么很大的误解——一流高中怎么会混进一头完全不讲理还会时时刻刻放电的狮子??还是非常幼稚,自带杀马特属性的那种??自从开学安迷修好心提醒了雷狮一次后,雷狮就各种关照安迷修。例如上课时告诉安迷修自己没带书,然后直接在安迷修抽屉书包里好一阵乱翻,其破坏程度令安迷修忍不住拍手叫绝。
  “雷狮啊…”安迷修微微侧过头看着雷狮。
  “叫本大爷干嘛?”雷狮撇了撇嘴,把从安迷修那边胡乱拿到的书塞到自己的衣服里,又把自己的外套拉上,朝着安迷修挑了挑眉。
  “下次恶作剧的时候,可以稍稍认真一点吗?”安迷修依旧和颜悦色。
  “什,什么??”(雷式懵逼脸)雷狮目瞪口呆地看着安迷修十分之优雅的拉开自己外套衣服,从里面掏出了他拿走的物理书。安迷修朝着雷狮的桌面上努努嘴,雷狮顺势看过去——一本物理书在雷狮随手堆起的漫画书,零食中脱颖而出,如同被人刻意摆放在最顶端的一样,物理书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社会你雷哥。
  雷狮的双颊迅速变红,随后直接把头埋进了桌面上的一堆东西中,双手圈住头。靠靠靠靠靠!他怎么会写这么傻X的名字!!还被安迷修逮住自己巨无霸暴风旋转幼稚的恶作剧,简直狮生无望!另一边的安迷修看着雷狮丝毫没有一点动作,心里忽然升上一丝丝小愧疚,唉,他要闹就随他闹吧,他跟一个幼儿园小朋友计较什么?安迷修刚刚想把手伸去拍拍雷狮的背,没承想雷狮猛的一抬头,安迷修的手就这么硬生生地贴上了雷狮的半边脸——全班同学以及外号小黑洞的物理老师承受了来自一个毕业于凹凸国际猛兽幼儿园的小朋友雷狮的尖叫。
  安迷修也愣了,想了想又把手伸了过去,拍了拍雷狮的背。雷狮整个人沉浸在震惊中时,猝不及防被安迷修一拍,瞬间回魂。看着周围的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一句刚到嘴的“看你大爷的二姑奶奶啊看!”被安迷修给掐回去了。雷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对着一干人等毫无诚意的笑了笑,说了一句对不起后就开始掰安迷修的手指。小黑洞看着眼前这两人,摆摆手——丹尼尔教的学生果然都【哔——】!
  雷狮在此后展开了对安迷修的疯狂报复,其丧心病狂的程度堪比班上的面瘫脸格瑞对隔壁班小软萌金的执着程度!
  虽说如此,安迷修依旧尽职尽责的做好了一个根正苗红好红领巾的任务。安迷修甚至觉得他贴心的都可以当雷狮的妈了!买早饭带便当提醒吃药,这明明是个仁慈阿妈风啊摔!
  在雷狮锲而不舍的报复以及安迷修慈母笑容的摧残下,凹凸中学高中部迎来了本学期第一次月考以及——月考过后的全员运动会。
  丹尼尔罕见的啰嗦了起来,对着广大一班同学疯狂刷起了存在感——
  “呀,安莉洁,准备好考试了吗?一定要考好哦!”
  “格瑞!这次月考和运动会有把握吗?物理是你的弱项你一定要好好复习哦!”
  “银爵银爵!额…银爵你还是穿白色的衣服哈,白色的好看,白色的好看…那个,衬你的肤色啊!”
  “维德啊…欸不是,维德你跑什么?”
  ……
  在受安迷修影响过后开启了慈母线的丹尼尔的唠叨下,月考总算是完了。
  “我说安迷修,考得怎么样啊?”雷狮趴在了桌面上,微微眯着眼睛,安迷修真的担心说着说着雷狮就会睡过去。
  “还好。恶党你怎么样?”安迷修在一次回家途中无意撞见了雷狮带领一种小弟抽烟的场景后,为表自己对于好儿子(误)雷狮长歪的伤心欲绝,决定果然还是叫雷狮恶党吧!
  “不怎么样。反正…”雷狮忽然撑起身子来向窗外探去,全然不顾丹尼尔不满的咳嗽声。安迷修顺着雷狮的目光看起,却只看见了一辆黑色的跑车。安迷修暗暗思考着这家伙是不是犯病了的时候,雷狮又突然坐下来了,一言不发地开始收拾起了书包,随后站起身来直接朝着门外走。丹尼尔扫了一眼雷狮,细不可闻地叹了一声,接着讲了起来。
  什么情况?安迷修皱了皱眉。这是被豪车刺激到了??要不要打电话去问问…?不不不还是算了…但是恶党表情不太对啊…
  安迷修赶紧摇了摇脑袋,呼出一口气,开始记着丹尼尔说的运动会注意事项以及考试成绩公布的时间。脑海里却又出现了那辆豪车——别说,还挺漂亮的。
  好像,他还在电视上看过来着…

无聊的时候突然摸的耀哥和雷德小天使。真真是草稿流…请忽略背景的字吧😋

【安雷】你好,我的骑士先生(1)

★ooc注意
★渣文笔请注意避雷
★根正苗红好学生安×狂拽炫骚气雷
★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教!
★主cp安雷,微量瑞金
  雷狮在高一报道的第一天就迟到了。
  而且迟到的理由让班主任丹尼尔整整三个天没给过他一个正常的眼神儿。
  雷狮迟到的原因非常之简单——因为前天晚上给弟弟做蛋糕整得太晚了所以就多睡了一会儿。丹尼尔笑着表示绝对相信雷狮后,就把雷狮调到了入学成绩最高的安迷修旁边——骗鬼呢?黑眼圈也是做蛋糕做出来的??能做一通宵?!丹尼尔对于这种偷偷打游戏,还找各种千奇百怪的借口来欺骗老师的学生在心里深深地鄙视了一波。但对于拯救坏学生这一类的事情,丹尼尔是非常之感兴趣的——
  “那么,请多指教。”雷狮看着眼前笑容如同讲台上演讲的小学生一样的发胶少年,心里不禁问候起了丹尼尔的全家。
  “嘁,做作。”雷狮斜了安迷修一眼,伸手一翻就跳上了讲桌。“我说,安迷修是吧?”雷狮摸了摸头发,低头看着完全呆滞了的少年,“你一天,得用多少瓶发胶啊?”瞧着对方一下子气的发红的脸,雷狮心情好多了。将喝完的水瓶往窗外一丢,便慢悠悠的往门外走去。正要出门的时候,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桌椅碰撞的声响,雷狮回头一看——哦,安迷修那个傻X居然规规矩矩地将别人的桌椅都摆好,接着朝雷狮这边晃荡过来。
  “怎么?要打架??看不出来啊安迷修。”雷狮一挑眉,勾起了嘴角。
  “没兴趣。就算是要打架,也不会是现在。”安迷修薄荷色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嘲笑。这倒是雷狮第一次听到安迷修说话,开学就迟到了的雷狮当然没有听到升旗仪式时安迷修声情并茂朗诵的骑士宣言——或许雷狮也应该庆幸没有听到。
  “哦?莫非我的同桌还想要管管我要去哪里?”雷狮现在倒是不急着去找卡米尔和佩利他们了,干脆直接抱胸靠着门框。反正被挡着的同学也不敢说什么。
  “第一,在下并不想知道你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在下只是认为你刚刚的行为有失礼貌而来提醒一下。而且,在下也并非完全没有权利来管你,丹尼尔老师给予了在下一定的权利——当然,在下并不会以此来威胁你。”安迷修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倒是把雷狮吓出了一身冷汗。“还有,我们学校的校服质量并不是很好,甚至沾水就透,这几天这么热,大家也都没有在校裤里面套一条裤子。”雷狮抽了抽嘴角,抬了抬眼示意安迷修接着说。“你的凳子上有水,当然那并不是在下做的,不过…”
  “请问,可以帮我找一下格瑞吗?”安迷修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有些害羞的金发男孩打断了。“格瑞吗?好。格瑞——”雷狮有些语无伦次,急急地转头向班里吼了一句。整个班都被雷狮气沉丹田的吼声以及雷狮脸上难得一见的红晕给震惊了,雷狮的脸更红了,又吼了一句“看你妈啊看!”就赶紧跑回坐位规规矩矩地坐着了。安迷修见此,笑了笑,也慢慢晃荡回了坐位。
  雷狮满脸通红,瞪了一眼安迷修,“呵,安迷修你怎么不去死!”
  安迷修呵呵一笑,凑到雷狮耳边又说了一句“还有,你的胖次真的很幼稚。”
  雷狮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又成功地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
  “安迷修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丹尼尔望着教室里的一片和谐,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幽幽地回到了办公室,“秋,我需要安慰!”

忽然发现了老早之前摸的一张安哥的手…可能是睡着的时候乱画的
描改自:av13683216
话说回来粘着系男子这首歌真的是…虐的心肝疼…

写作业时忽然溜了个比姥姥…画个玉米片都画不好的也就只有我了。